“新官上任三把火,我一把也不烧,一定要把各种情况摸透再发言。”10月13日,我国区域经济学科创建人、学术带头人,原兰州大学副校长高新才正式任河南财经政法大学校长一职。一个多月来,高新才一直在走访、学习和调研,了解省情校情。对于接下来的工作安排和学校发展,他已有了较为清晰的规划。

11月16日,高新才接受了东方今报的专访,谈自己履新一个多月的所思所感,以及对于未来的初步打算。

东方今报:高校长您好,现在全国上下都在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关于党的十九大报告,您印象最深刻的一句话是什么?

高新才:十九大报告中,给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句话是:建设教育强国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基础工程,必须把教育事业放在优先位置,深化教育改革,加快教育现代化,办人民满意的教育。

总书记把发展教育作为民族振兴的战略加以部署,我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非常振奋和鼓舞,同时也深感责任重大。

当今世界,国家与国家之间的竞争,实际上就是科技和创新的竞争。而科技、创新最大的资源在于人才,教育承担着培养人才的重任,所以发展教育在国家战略当中属于最基础的战略。

我们在工作中一定要牢牢把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办学方向,牢牢把握立德树人这一根本任务,全面贯彻党的教育方针,树立一流意识,注重内涵发展,把学校办成为国家、为地方经济建设社会发展服务的高水平财经政法大学。

东方今报: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到“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您作为经济研究专家,能不能具体解读一下这个“不平衡不充分”?

高新才:什么叫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从总体上看,经过这些年的发展,国家从站起来到富起来到强起来,现在人均收入超过8000美元,经济总量发展成为世界第二大国,我们的生产已经相对发达了,但是,总量上我们发展得还不充分。这个不充分是指我们依靠科技能提供的潜力来讲。我们现在的经济总量虽然很大,但是有大部分是靠要素投入,即人力、物力、财力投入来创造的,生产方式还没有得到转变。

那为什么说是不平衡呢?就像我们所讲的区域之间的不平衡,城乡之间的不平衡,行业之间的不平衡,社会群体之间的不平衡,不同的阶层大家都感觉到,这种不平衡随时都在。

东方今报:如何破解“不充分不平衡”的难题?具体到经济学研究领域来讲,能做哪些事情?

发展不平衡,就要求我们能够注重统筹发展,协调发展。比如在河南省域范围内,各地市之间的差距比较大,城乡之间的差距很大,不同阶层、不同行业收入差距也很大,所以怎么统筹好,这个工作需要长期去做。

我们的发展,最后都要回归到人的发展上。所以说,经济学是一个研究人的学科。区域经济学就是研究如何让不同区域的人的差异小一点,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下,“不患寡而患不均”这样的思想还将长期产生影响,使我们更多地差距。尤其在今天,具体就表现在人们的收入水平差距上。这也是我们关心的最核心的问题。

在学校层面,我接触到我们一部分中层、基层的老师,还有少部分的学生,对于省情,我除了从媒体和一些史料上学习外,也去了几个地方。尽管了解得都还不够,还要用更长的时间认真做一些调研,但我能感觉到中原大地兼容并蓄,包容性很强。

我在兰州生活了将近40年,来了河南以后,很多人都关心我生活习不习惯。总体来说,到这边以后,气候没有太大的变化,饮食、交通、商业都很发达,我觉得在生活上没有什么障碍。等再过一段时间,对学校和郑州区域有了更多了解后,我还会到河南其他地市多走走、多调研,深入了解河南的整体情况。

首先到我们的“三区一群”建设。这一个多月来,我对“三区”已经初步做了一些功课,通过一些资料了解它们的过去、现在和未来发展方向,也在下班后走进“三区”,实地进行了考察和了解。其次,河南现在提出“打好四张牌”,这也是我的一个重点。

此外,我一来就感觉到中原大地地域辽阔,尤其是人口太多。在人口比重高这一点上,中国的很多区域,尤其是西部区域,是没法和河南比的。比方说,我们全省的在校生,包括大学、中学、小学在校生的数量,超出甘肃全省的总人口,但是甘肃的面积要比我们河南大很多啊。

我还注意到,虽然河南的城市很多,但咱们河南的城镇化水平低于全国平均水平。这也是我们在发展中的一个很大问题——城乡的不平衡。说明我们城镇化的任务很重,农业现代化的任务很重。

东方今报:在十九大报告里面,对于全国各区域发展都有一个定位,比如河南,就在中部地区崛起范畴内。在您看来,河南最大的优势是什么?

高新才:十九大报告中提到的国家发展战略,我觉得对咱们河南来说,和一带一路的联系最紧密。

我觉得,河南最大的优势,是人的优势。作为人口大省,不讲人口是不行的。从经济学上来看,经济的第一要素是人。我们来判断一个地方发达不发达的一个指标就是看你人口有多少,你有多少人口,就有多少经济活动。所以,河南一定要把人口作为最大的优势,其他的优势都服从于这个。

由此,我觉得河南在产业的选择上,首先一定要搞劳动密集型、技术实用型的产业,先把这个抓住。我们的人口占到全国的1/13,我们的基本要求应该是让中国每生产13个产品就有河南的一个,但现在离这个目标差距很大。比方说,珠三角的深圳、东莞,劳动密集型产业跑了,我们河南就要把这个抓住。比如类似富士康这样的劳动密集型产业是我们主攻的方向。

当然,也不是说不要高端产业了,高端产业的发展在竞争当中也很重要。但目前首要的是要立足于中低端的产业,特别是和老百姓、和民生关系最大的产业,我觉得就是要抓住技术实用这方面。

高新才:除了人口优势,河南的优势很多。我搞区域经济,不得不说说区位优势。中原自古就具有区位优势,而且很明显。区位优势包括交通,主要是指运输的通达性和成本,也包括现在的各种物流、信息流等。

另外,还有我们的历史文化优势。跟这个优势相关联的,我特别想说说人脉优势。长期以来,河南人走出去的太多了,我感觉全国到处都有河南人,那么,我们现在要变的就是让河南有全国各地的人。这是一种人脉,我们宣传河南,就是要带动一批人来河南,这个人脉优势特别重要。现在河南有一个宣传活动叫“老家河南”,就比较好。

最后,河南农村人口多,未来就是一个城镇化的快速发展阶段。这有一个专有名词,叫后发优势。这是河南未来发展的最大潜能。落后不要紧,我们有后发优势,就是有发展的空间。一个农村人到城里面,从就业、住房、教育、医疗、社保等多个方面拉动经济。河南有这么多的农村人口需要城市化,我们的增长速度肯定高于全国。

东方今报:刚才我们也提到“三区一群”,这个“一群”就是中原城市群。在您看来,中原城市群定位如何?

高新才:十九大报告里提出,“以城市群为主体,构建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协调发展的城镇格局,加快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从中可以看出,国家在城市大发展的战略当中,我们城市化进程中,分为城市群、城市体系和小城镇三层。第一层就是城市群带动战略;第二层是城市体系大中小城市协调发展;第三层是结合中国国情的小城镇发展。

我们中原城市群,恰恰属于国家的大战略。中原城市群不仅仅是属于我们河南的,上升到国家战略,它是跨省的。还包括山西、山东、安徽、河北这一带的城市,构成一个中原城市群。这个城市群规模大、一体化程度高,人口也最密集。但是,郑州毫无疑问就是这其中的核心增长极,一定是“龙头老大”。

东方今报:在中原城市群发展中,有哪些问题要格外注意?现在郑州又入选国家中心城市,在中原城市群发展中处于什么地位?

高新才:郑州作为国家中心城市,这不仅仅是一张名片,更重要的是赋予了郑州一个带动其他区域或者是周边区域发展的责任。这个中心在我们的区域上就是说,要起到集化和扩散的效应。所以,郑州肩负带动中部发展的重任。

在十九大报告中,有一句需要注意的是,“发挥优势推动中部地区崛起”。也就是说,要推动中部崛起,一定要注意发挥优势。对于郑州来说,最重要、最基本的优势是高铁,再加上国家批的航空港区这个建设,这样郑州成为物流集散地、物流中心。新进的两个国家中心城市,一个是郑州,一个是武汉,两个都在中部,可见中部在国家发展中的地位有多重要。

第一个是要把首位度的产业优势发挥出来。我们的首位度产业,对区域、对国家都是贡献最大的产业。必须用首位度产业来带动其他的周边城市,这是极化效应里面必须做的,我觉得这个必须明确起来。

第二个就是要真正搞郑汴一体化。在中原城市群里面,郑汴一体化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内容,但目前有很多难题没有破解。我认为,郑汴必须实质性一体化。我们必须明确意识到,郑州和开封是一体的,郑汴一体化必须实实在在地做,郑州应该是包含开封的郑州,这两个城市在发展上,一定是合为一体的。

第三个就是扩散效应的发挥问题。这里面的发挥,要有传导机制。我认为,我们产业的规划要联动,就要有分工。在河南境内,一定要有一个领导机构来进行规划布局,要对每个城市有明确的分工和定位,一定要把城市和城市之间的分工体系建立起来。

最后,我觉得郑州最重要的一块,就是要营造一个好的环境形象。过去我也多次来过郑州,总觉得郑州形象在外面宣传得不够,很多外地人对郑州并不了解。虽然这几年也做了一些努力,但是整体还是不够。其实,郑州的变化很大,很多实质性的内容都不错,但和在外面的影响不匹配。因此,郑州要汇聚各种资源,对外要有一个整体形象的展示和宣传。

东方今报:一直以来,河南都被称为高等教育的洼地,这也导致了高端人才的缺失,您怎么看?

高新才:我不认为河南的高等教育落后。我来了以后,感觉河南的高等教育还是有实力的。说落后,是因为过去缺名牌大学,但是高校的数量并不少。这就需要我们把已有大学的层次提高,加快建设几所高水平的研究型大学。

说到高端人才的培养,不要满足于自给自足。我们的高水平大学不多,那就要放眼其他大学培养出来的高端人才。河南是教育大省,光是每年考到清华北大的学生就有很多,我们可以提供更高的平台,把这些高端人才吸引回来。那些从河南走出去的高端人才,只要吸引一部分回来,就远远超过我们培养的效率。

东方今报:这几年,河南的职业教育发展得很不错,这是不是也符合发展技术实用型产业的要求?

高新才:从教育的结构来讲,像河南这样的人口大省,发展的高等教育重点应当是职业技术教育,这没有问题。所以我们的教育结构当中,一定要把高等职业技术教育作为重点和主体来办。

双一流大学只是一个指标,不要都跟着这一个指标转。我们需要高端的大学,这是我们的重点,但它毕竟是少量的。

要建设教育强省,特别是通过发展高等教育,包括通过高等职业技术教育培养高技能人才,才能够和我们的产业发展和经济发展联系起来,留住这样的人才,这符合河南未来发展的实际。

东方今报:您是经济学专家,河南财大又是一所以财经为特色的大学,您来当校长,可以说是给学校发展注入了很大的发展力量,您是怎么定位自己的?

高新才:我作为校长,给学校发展学科创造一些条件,这是我的首要职责。帮助一批老师把学科搞上来,做好学科保障,这是我的一个定位。另外,我是搞经济学的,我对经济学发展的规律,也有一些认识,将来,我能把大家组织起来,协助我们老师一同来发展河南财大经济学,努力做得好一点。

第一阶段,我先当学生,好好调研。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我一把火都不会烧。我就是来先做学生,好好地了解校情,把师生的需求吃透再发言。

第二阶段,学校人才培养和服务社会“两条腿”都不能缺,都要做好。一方面,财大立足于咱们河南,河南是教育大省、考生大省,生源很充足,我们就应该把人才培养的这个优势发挥出来。我也了解到,这么多年,河南财大做的最多的就是人才培养。另外,在为国家和地方经济社会发展服务方面,财大这些年也做了一些工作,但相对于人才培养“这条腿”,就弱了一点,需要提升,尤其是学科水平需要提升。通过提升,真正把给地方政府、给中央政府提供决策提供参考的功能,发挥得更加充分。

第三阶段,就是要从整体上,真正把学校的发展理念、学校的办学层次提升一下,力争让学校成为国内知名的财经政法类大学,成为国内一流大学,未来还要在国际上有影响力。以后大家说起财经政法高校,能想到的不仅有上海财经大学、东北财经大学、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河南这么大的人口数量在这儿,一定要让人们想到河南有一所财经政法大学。

最后,我也表个态,我到河南来,省委、省政府领导很重视,我觉得自己承载的责任也很大。所以我一定要争取尽最大的努力,做好工作。

Related Post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